指責俄羅斯不忘帶上中國,美國對中俄聯手害怕了?

davitz     2017-07-16     0     檢舉

美國國防情報局近日首度就俄羅斯軍力發布的年度報告渲染稱,俄羅斯和中國正在全世界「與美國作對」,「莫斯科和北京在削弱美國的全球影響力方面擁有共同利益,它們正在這個領域開展積極合作。」

對於中俄戰略夥伴關係的發展,美國始終抱著警惕與敵意的心態去看待。無論是經濟領域合作,還是安全防務領域合作,都被貼上一個「針對美國」的標籤。對於中俄的不斷走近,美國表現出一種酸溜溜的感覺。報告稱,俄羅斯官員經常對中俄關係表示讚賞,俄羅斯總統普京也曾說當前的北京 - 莫斯科關係是十年來最親密的,「俄羅斯國家安全戰略把與中國發展戰略夥伴關係列為俄羅斯最重要的目標之一」。

美國國防情報局這份報告別有用心地宣稱,中俄防務關係的加強對美國安全而言「並非吉兆」,渲染說:「俄羅斯對中國的武器銷售以及兩國軍事技術合作可能給美國造成嚴重後果,令美國的空中優勢受到挑戰,並給美國和它的盟友以及該地區(亞洲)的夥伴資產帶來問題。」

事實是,美國人看到了中俄關係不斷加強的現實,卻有意忽略了中俄多次強調,兩國關係發展不針對任何第三國。美國硬要把中俄關係的發展說成是對自己的挑戰,這無疑等於泄露了美國從骨子裡對中俄兩國的敵意。只有把對方當作對手,才會把對方的任何行為都解讀成具有敵意的行為!

事實上,美國人從國家獨立伊始就表現出與生俱來的不安全感。這種不安全感體現在美國人時刻感到自己處在危險之中,即使在它取得絕對優勢的地位後,仍然不斷強調自己將如「何面臨威脅」。二戰時期,美國擔心德國和日本力量的過分強大;二戰後美國又感受到蘇聯前所未有的威脅;冷戰後卻又害怕美國霸權地位的衰落;當前又擔心美國可能喪失「全球領導力」。

指責俄羅斯不忘帶上中國,美國對中俄聯手害怕了?

美國的「受害者」心態反映了它的全球霸權。

獨立後,美國在歐洲列強的夾擊中「殺出一條血路」,通過不斷的擴張使自己成為一個兩洋國家。兩次世界大戰造成了歐洲衰落,美國則大發戰爭財,實現了崛起,取代歐洲成為全球霸主,從此,美國就把維護自己的霸權地位和霸權利益當作首要的戰略目標。

冷戰後,美國把世界當作自己手中的橡皮泥,任意揉捏,對於任何不服從自己意志的國家,動輒遏制封鎖,甚至武力相向,致力於打造美國主導的單極世界,甚至提出建立美國「新帝國時代」的主張。基於維護全球霸權的需要,美國始終抱著敵視的心態審視別的國家,將別國的發展看作對自己的威脅和挑戰,這是一種典型的只許自己吃肉,不許別人喝湯的自私自利行為。

指責俄羅斯不忘帶上中國,美國對中俄聯手害怕了?

美國的「受害者」心態反映了它的戰略偏執。

追求本國的絕對安全是美國國家安全戰略的突出特點。為了實現自身的絕對安全,美國強調本國的安全利益高於其他國家的安全利益,任何安全機制的建立是以美國的利益為準繩,藐視甚至摒棄其他可能實現安全的合作的途徑。因此,為了美國的安全利益,不惜破壞國際安全合作,甚至冒天下之大不韙,實施單邊主義行動。

以實力界定利益是美國戰略思維的另一突出特點。也就是說,一個國家有什麼樣的實力就有什麼樣的利益,一個國家利益的大小是由這個國家的權力大小決定的,國家的實力往往被看作是國家利益實現的重要途徑和手段。美國信奉這句話:「如果你有一柄錘子,你可以把全世界看成釘子!」在美國看來,實力弱於自己的國家就可以被看作隨意敲打的釘子。

指責俄羅斯不忘帶上中國,美國對中俄聯手害怕了?

美國的「受害者」心態反映了它當前的戰略困境。

美國在制定國家安全戰略時十分強調實力的重要性,在美國看來,安全的基礎就是實力,美國在實現國家戰略目標時過多地考慮權力因素而不是道德因素。戰後六十多年來,在這個世界上發動和參加戰爭最多的國家,非美國莫屬。這個世界不管哪裡有事兒,美國是有請必到、不請自到,什麼事情都要跑來湊熱鬧。美國這種行為的基礎就是美國獨一無二的實力。

進入21世紀後,世界格局發生了重大變化,美國雖然仍然是當今世界實力最強大的國家,但隨著發展中國家實力的壯大,特別是新興市場國家的快速崛起,美國的實力呈現出明顯的相對下降的趨勢。美國在國際事務中為所欲為的做派受到巨大牽制,它的自私自利行為也導致了其道義力量的喪失,不少西方國家也改變了在重大國際問題上唯美國之命是從的行為方式。這種局面已經被美國國內看作是「領導力的喪失」。

美國把中俄兩個大國看作挑戰其全球領導力的關鍵,因此,不遺餘力地對中俄進行戰略擠壓,這反而成為中俄不斷走近的重要外部推動力量。基於各自發展的需要和應對美國打壓的共同戰略需求,中俄戰略夥伴關係不斷加強。

歷史表明,世界上沒有一個國家能夠同時對兩個大國發起挑釁,美國卻要以一己之力控制整個世界,這無異於唐吉訶德挑戰大風車。如果繼續實施以中俄為對手的戰略,美國將會不斷品嘗到挫敗感的滋味,這就是變化世界的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