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突然公開神秘軍事行動 針對韓國

samuel     2016-11-30     檢舉

11月28日,官方公開今年9月中旬中國海軍組織三大艦隊在黃海和渤海多個海空域進行實兵實彈對抗演習。

這是官方首次對外披露三大艦隊在黃海、渤海的大規模軍事演習。當時正值韓國部署薩德事件高峰,官方為何對此演習秘而不宣?軍事專家認為,此次軍演一方面是對韓國有所施壓,卻也不想太刺激韓國。

北海艦隊實彈演習戰艦火力全開

11月28日,中國海軍網發布以「海正軒」署名的文章,宣傳中國軍改一周年以來的海軍成績。按照通俗慣例,「海正軒」可以被認為是「海政宣」的諧音。

文章首次透露,今年9月中旬,海軍組織三大艦隊上百艘艦艇、數十架飛機,以及防空、岸導、電子對抗等兵力,在黃海和渤海多個海空域進行實兵實彈對抗演習,重點檢驗偵察預警、遠程引導、精確打擊、聯合突擊、多維防護等能力。

在這篇文章里同樣收納了此前對外界公開的南海、東海大規模演習。這意味著在7、8、9月三個月中,中國海軍相繼在南海、東海以及北海海域舉行軍事演習。三次演習皆呈現規模大,兵種全等特點。

根據目前公開信息,三次都是大規模演習,參演兵力皆有百餘艘艦艇、數十架戰機,涉及水面艦艇、潛艇、航空兵、岸防部隊等。按照演習海域不同,參演兵力依次以南海艦隊、東海艦隊以及北海艦隊為主。

此外,根據官方公開信息,軍方高級將領皆分別親臨在南海以及東海演習現場。

除了海軍司令員吳勝利,海軍政委苗華,南海演習時軍委聯合參謀部副參謀長王冠中,以及南部戰區司令員王教成參加演習,東海演習期間,東部戰區司令員劉粵軍和政委鄭衛平一起參加。由此推測,北海演習期間,海軍以及北部戰區高級領導人也有可能親臨參演現場實施指導。

除此之外,三次軍演發生時間皆與熱點事件相遇。以南海艦隊為主要兵力於7月8日在南海海域的實兵演練,恰逢所謂的南海臨時仲裁庭對外公布結果。

分析認為,中國軍隊對外展示力量,傳遞堅定態度。第二次三大艦隊的聯合演習發生在東海海域,時間是八一建軍節。

北海艦隊實彈演習 解放軍艦載直升機起飛

每年進入八月日本媒體便會高度關注中方動向,因為8月15日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9月3日是抗戰勝利紀念日,這兩個節日中方動向也成為中日關係的風向標。

外國媒體對此次演習分析認為,在地區海上緊張局勢加劇之際,中國海軍在東海舉行演習,實射導彈和魚雷,凸顯北京在必要時以武力維護主權主張的決心。

而剛剛公開的三大艦隊在北海、渤海演習恰與朝鮮半島局勢以及韓國不顧中方反對部署薩德的時間點重合。

9月6日,美韓領導人在萬象會談後舉行的聯合記者會上表示,包括部署「薩德」在內,韓美將通過增強聯合防衛力及延伸威懾維持對朝威懾力。

朴槿惠和歐巴馬在同一場合確認部署「薩德」的強烈意志尚屬首次,對中國發出了不可更改的明確信號。9月8日,國防部新聞局在回應《環球時報》詢問時表示,「因工作安排原因,中方今年不派員參加首爾防務對話。」

中國軍方媒體對此評論說,中國藉此機會向韓國再次發出明確信號:部署「薩德」一切免談。

隨後,9月中旬,中國海軍組織三大艦隊在黃海和渤海多個海空域進行實兵實彈對抗演習,演習「重點檢驗偵察預警、遠程引導、精確打擊、聯合突擊、多維防護等能力」。

11月28日,中國軍事專家李傑對《環球時報》記者表示,這些演習科目目的很明確,就是要及時搜索、發現、捕獲目標,並實施打擊。根據介紹,導彈防禦只是「薩德」的功能之一,除此之外還能對目標進行偵查。

「所以在薩德進行偵測的時候,我們要及時發現;另外在其實施攔截時我方要能即時實施搜索,跟蹤,對攔截手段以及打擊過程能及時發現。而遠程引導則意味著不僅是要對對方目標進行跟蹤,還要引導自己的導彈武器實施隨時打擊。」李傑說。

不過,相關分析人士對《環球時報》分析,這個時期是解放軍進行演訓活動的高峰,對於這種正常演習外界無須過度,時間是一個巧合。

那麼,為什麼如此大規模的演習中國海軍卻並未對外公開?李傑認為,當時韓國薩德部署並未最終確定選擇,此次軍演中方一方面是對韓國有所施壓,卻也不想太刺激韓國。而且當時中方通過外交渠道也進行了一系列抗議,加之韓國國內民眾抗議,希望韓國當局在部署薩德事件上態度有所迴轉。

另外,從時間上顯示,在三大艦隊練兵北海海域的同期,中俄「海上聯合-2016」正在南海海域上演,中方也並不願意多增添一個熱點敏感海域。

北海艦隊實彈演習戰艦火力全開

而如此大規模的軍演,韓國方面是否能有所監測卻為什麼也保持沉默。李傑表示,這麼大規模的行動並不是一天兩天,韓國方面不可能沒有絲毫掌握,但韓國方面即便監測到中國海軍的實彈演習,自然也不願主動對外挑起事端。

專家分析認為,十八大以來,中國軍隊致力於「能打仗,打勝仗」的部隊建設,三大艦隊如此高頻率的聯合演習,表明中國海軍在作戰指揮控制能力、偵察預警能力、通信能力、後勤保障能力以及海上整體防禦作戰能力等方面有了很大提高。

李傑接受《環球時報》採訪時表示,三大艦隊在一起進行演習也進一步說明聯合作戰的進一步實踐。以前各個艦隊有各個艦隊的戰法,每個艦隊熟悉,掌握本艦隊的特點。

現在三大艦隊打破建制,在一起進行聯合訓練,進一步提高戰鬥力。另一面,雖然三大艦隊都有各自方向的戰略任務,但是三大艦隊在不同海域聯合作戰,表明根據情況不同任意一支艦隊都能擔負任何方向的作戰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