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文藝電影撐起金馬一片天

mr_wasabi     2016-11-29     0     檢舉

深圳晚報特約娛樂評論員 嚴絮

第 53 屆金馬獎的主視覺海報是《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為了紀念楊德昌去世十周年。少年舉著一支手電筒照亮了海報的上方,似乎暗示了台灣電影需要更光明的未來。此次金馬獎將年度台灣傑出電影工作者頒給了趙德胤,這無疑是新的寄望,他被看作台灣電影新生代之光。

但願這光亮不會熄滅。有時會想,如果楊德昌在世的話,台灣電影又是怎樣一番光景。這屆金馬獎雖然紅毯上百花爭艷,奼紫嫣紅,如烈火油烹,但到了獎項,便覺得乏善可陳。

可以想見,事後的評論又有一種聲音,金馬獎旁落奈何?

回到本屆金馬獎,其實並沒有特別的爆冷之感。黑馬未現,說明沒有形成對決的場面。氣氛沒渲染,自然收不到效果。台灣本土電影不爭氣,連續幾屆金馬獎就被人戲言為大陸獨立電影在撐場面。這讓台灣電影人有了小情緒,甚至喊出了 " 把獎留在台灣 " 的口號。世上事十有八九不如意,恰如李宗盛歌中所唱," 想得卻不可得,你奈人生何?"

從今年的獲獎面來看," 把獎留給台灣 " 又幻滅了。重量級大獎終歸中國大陸的電影。最佳導演是去年獲得最佳男主角的馮小剛,最佳男主角范偉,最佳女主角又出現雙黃蛋——周冬雨與馬思純,而最重磅的最佳影片給了張大磊的《八月》。

《八月》的獲獎也並非意外,此前這部獨立文藝電影呼聲很高。這幾年來的金馬獎成為挖掘中國文藝電影的 " 捕手 "。很多得過金馬的文藝電影都會在自己的宣傳海報寫上提名或者獲獎的字眼。像《一個勺子》《路邊野餐》《心迷宮》《少女哪吒》等等都是個中案例。所以,去金像金馬,成為一種 " 鍍金 " 之旅。猶如去了一趟華山論了劍,心裡自然妥帖了些。

要知道金馬獎是華語影壇歷史最悠久的電影獎項,含金量與專業度自然是一些雜牌電影獎無法比擬的。自 1962 年創立以來,金馬獎被譽為華人電影的 " 奧斯卡 ",是中國大陸、台灣最受矚目的電影盛會和華人電影工作者所尊崇的最高榮譽,也是最強調藝術性、全面性和最高冷的華語電影節。它的專業性,值得我們尊重與借鑑。

金馬獎的調性是喜歡拿捏平衡。評審團還是在本土化的基礎上儘量的尋求平衡,包括台灣本土以外地區的平衡,藝術性與商業性的平衡。雖然這屆金馬獎將重量級的獎項給了中國大陸,但來自台灣的電影人也得到了犒賞。最近新導演頒給了黃進,也是一種鼓勵。

平衡是穩重,是中氣十足,但也缺點稜角,尤其是到了台灣電影整體走低的時候就非常被動。蹺蹺板的兩方實力並不對稱時,很容易失衡。

曾作為 " 藍籌股 " 的台灣本土電影近年來持續低迷,人才青黃不接。斬獲國際聲譽的侯孝賢、蔡明亮之後,你很難找到具有潛質與風格化的台灣導演。在港片還在蠶食上世紀新浪潮殘羹之時,台灣電影也越來越迷失方向。

中間偶有像魏德聖、趙德胤、鍾孟宏等有想法的導演出現,但終究形不成大氣候。與此同時,台灣電影又缺少一套完善的人才培訓機製作為支撐,許多新導演只知照搬小清新催淚套路賺取低齡市場口碑,賣出的情懷衍生品,缺少 " 含金量 "。

從這個層面上講,拋開執著於 " 獎留台灣 " 的論調,重視金馬獎的公正權威性,加深台灣電影與世界的交流,取長補短,找回流失的觀眾,重新推出好的電影才是第一優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