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0年後伊朗為何再次邀請中國出兵

samuel     2016-11-28     107     檢舉

十一月十三日,據伊朗媒體,十四號中國將與伊朗簽署防禦協議。這個消息隨後被外媒確認。之前中國國防部長常萬全訪問伊朗,這次協議的簽署就是這次訪問的成果。

雖然這則新聞只有短短几十個字,但這個防禦協議的簽署卻代表著中國在地緣戰略上取得了重大突破

一旦伊朗國家安全受到嚴重威脅,就像敘利亞邀請俄羅斯出兵一樣,中國可以直接派兵進入伊朗,這代表中國軍事介入中東核心區取得了法律保證。就如同一千三百年前,大唐帝國軍事勢力順著絲綢之路延伸到裏海地區。

筆者在前面的文章中說過特朗普為首的猶太資本集團上台以後,美國會將戰略重心轉移到中東的地區。美國在中東的戰略就是保衛以色列,斬斷什葉派之弧。作為什葉派的龍頭伊朗,必然是猶太集團的最終目標。

目前特朗普上台以後,說話做事風格完全轉變,副總統彭斯和特朗普的一雙猶太兒女組成的內部團隊,加上與眾議院議長保羅瑞安關係密切的普利波斯擔任幕僚長,顯示了卓越的領導能力。

用扮豬吃老虎,大智若愚來形容特朗普一點也不為過。與美國大選同步進行的國會選舉中,猶太共和黨取得了絕對優勢,未來特朗普上台以後猶太集團將全面控制美國立法、司法、行政部門,形成事實上的獨裁。

特朗普的個人權利以及掌握的戰爭資源將遠遠超過希特勒和小布希。從根本上講猶太想做什麼美國國內根本無法阻擋。

在副總統的電視競選辯論中,彭斯堅決支持美軍直接打擊敘利亞政府軍。他的觀點代表了猶太集團整體,未來美軍重返中東戰場幾乎是必然的。從中國一貫政策上看,中國一直反對干涉他國內政,實行事實上的光榮孤立政策,這次為什麼中國要答應保衛伊朗呢?

首先,從歷史上看伊朗與中國關係都非常友好張騫出使西域,安息王派兩萬騎兵迎候,從那個時候起中國就與伊朗建立了友好關係。很多人都知道中國的鐵桿盟友是巴基斯坦,但是很少有人知道中國與伊朗的盟友關係維持了一五〇〇年。

魏晉南北朝時期,中原王朝與波斯結盟對抗嚈噠人,隨著突厥在中亞的崛起,雙方又聯手制止突厥的擴張。到了唐朝,兩國交往達到了鼎盛時期。

後來隨著大食帝國的興起,波斯薩珊王朝被攻滅,薩珊王朝末代皇帝的兒子卑路斯二世與一些貴族逃亡到中國尋求庇護。

公元六六〇年,唐朝派兵幫助卑路斯二世復國,雖然沒有成功但卻幫助卑路斯二世奪回了錫斯坦建立波斯都護府,也就是今天伊朗東南部和巴基斯坦交界地區,這個地區現在的名字叫做錫斯坦俾路支斯坦省。六六三年波斯都護府被大食攻滅。

復國無望後,卑路斯二世和他的兒子尼列斯及其後裔都留在了中國,並得到厚待。與卑路斯二世一起逃到中國的還有大量薩珊王朝難民,他們定居中國以後,成為了中國少數民族回族的祖先。

其次從歷史上看,伊朗一旦被西方勢力攻陷,中國的西部方向往往就會出現重大戰略危機。歷史上有三次比較典型,第一次是公元前三三一年,馬其頓亞歷山大大帝和波斯國王大流士之間爆發了具有決定性的伊蘇斯之戰,波斯帝國被擊潰。

之後馬其頓一路向東擴張,最遠到達中亞的哈薩克地區。當年如果不是興都庫什山的阻擋,那麼馬其頓帝國將會與商鞅變法後強大起來的秦軍爆發大規模戰爭。

第二次是公元六三二年,波斯薩珊王朝遭到阿拉伯帝國攻擊,伊朗高原全部被阿拉伯帝國佔領,雖然唐朝會同波斯卑路斯二世進行反攻,但是最終沒能阻擋住。

此後的一百多年時間,唐朝安西軍一直與大食軍隊反覆爭奪對突厥和西域地區的控制權,唐朝天寶十年也就是公元七五一年,阿拉伯帝國阿巴斯王朝總督阿布和唐朝安西四鎮節度使高仙芝在怛羅斯展開了決戰,怛羅斯就是今天哈薩克的江布爾城。唐安西軍在此戰役中因為突厥臨陣倒戈而失敗。

怛羅斯戰役失敗對中國地緣政治產生了非常惡劣的影響,突厥勢力也乘機崛起,從那個時候開始突厥就正式成為中國的千年宿敵,直到今天可薩突厥的後人還在想方設法顛覆中國。

隨著安史之亂爆發安西軍回防,唐朝西部包括中亞和新疆以及甘肅地區被分裂出去,吐蕃和吐谷渾又滲透河西隴右地區。

最終導致絲綢之路中斷,絲綢之路貿易帶一直是唐朝貿易順差和財富流入主要通道,波斯不僅能工巧匠輩出同時經商也是一把好手,波斯帝國一直是中國絲綢之路轉運歐洲的中轉站,通過絲綢之路中國產品得以輸出,波斯商人賺取中歐貿易的差價,雙方在經濟上也是利益共用體。

波斯帝國的滅亡等於是消滅了唐帝國絲綢之路上的橋頭堡,伊朗滅亡外加絲綢之路被掐斷,唐政府的財政收入惡化,為了應對邊關戰事和內部藩鎮,唐朝中央政府只能增加對南方地區稅收,這導致了肆虐南方的黃巢起義爆發。

南方地區作為唐朝稅收主要來源地遭到戰爭破壞,這等於是完全斬斷了唐政府的收入來源。可以說,唐朝滅亡就是源於怛羅斯之戰的失敗,而這次失敗又源於中國的盟友波斯薩珊王朝的覆滅。

第三次是十九世紀中葉,伊朗愷加王朝遭到英國和沙俄侵略,南北地區分別成為英國和沙俄的殖民地,整個國家淪為半封建半殖民地國家。

佔領伊朗北部地區以後,沙俄開始向中亞地區滲透,扶持新疆境內的分裂勢力,如果不是左宗棠收復新疆的話,今天中國西部的邊界線恐怕就會定在甘肅北部地區。

清朝時期,在陝西和甘肅地區設立陝甘總督,就是預見到一旦新疆地區丟失那麼這裡就將會是最後一道防線。沙俄之所以能夠侵略新疆就是因為他通過佔領伊朗滲透中亞。

從地形上看伊朗獨特的高原地形可以有效阻擋西部入侵,同時居高臨下俯視南亞和西亞。一旦伊朗被佔領中國西部地區必將糜爛,外國勢力滲透再配合當地極端分子策應很快就能拿下新疆,一旦新疆失去中國地理的第二階梯就將直接暴露在對方的鐵蹄之下。

如果對方攻陷山西和四川地區,逆時針進行戰略大迴旋,從雲貴地區進行包抄,那麼中國必將滅亡。當年的成吉思汗就是通過這個戰略滅亡南宋的。

如果說第一次西方勢力代表馬其頓帝國是因為地理阻隔沒有破壞中國西部戰略安全是僥倖的話,那麼第二次則直接導致中國盛唐國運的完結。第三次如果不是左宗棠收復新疆的話,中國恐怕也難逃滅亡之噩運。

今天中國一直在說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其實就是復興到大唐盛世。核心在於打通絲綢之路,開啟歐亞大陸經濟整合,中國就是整個經濟整合的核心。通過三次歷史總結我們能夠看出來,欲亡中國必先滅伊朗。

公元二二四年波斯安息王朝滅亡,早四年前中國東漢王朝滅亡。公元六六二年波斯都護府被滅,一百年後馬嵬驛楊玉環香消玉殞,大唐盛世終結。一九二一年波斯愷加王朝滅亡,中國清政府早九年滅亡。下圖為伊朗地形圖

伊朗只要被西方崛起的勢力佔領,那麼中國西部國防安全立馬出現空檔。敵對勢力通過新疆滲透內地,那中國將永無寧日。伊朗滅亡、中亞糜爛絲綢之路再無打通可能。失去財富輸入,中國內部又面臨發展危機,裡應外合則中華復興成空話。

伊朗作為伊斯蘭世界中堅持什葉派理想的國家,要想成為地區大國也必然要依靠中國經濟和軍事力量的支持,打通絲綢之路,利用路權打敗西方海權才是伊朗出頭之日。

所以事實上中國和伊朗形成了命運共同體,一榮俱榮,一損俱損。這恐怕就是伊朗願意和中國結盟一五〇〇年的根本原因所在。為了保衛伊朗,中國不惜發動第三次世界大戰。這句話絕對不是中國在恐嚇西方。

那麼中國和伊朗這次簽署的防禦協議,在當前國際環境現實下又有什麼意義呢?首先,中國和伊朗簽署防禦協議,在國土安全防禦上中國主要敵人是美日,將來發生戰爭也只能是在中國東部地區,顯然我們不需要伊朗直接出兵幫助我們,伊朗只要在西線牽住美國和以色列即可。

那麼剩下的就很明顯了,一旦伊朗遭遇大規模外敵入侵,比如美國和以色列,即使伊朗軍事實力在中東比較強,但是顯然不會比美國和以色列聯合起來更強。

所以這個防禦協議實際上等於是中國單向為伊朗國家安全提供軍事保護,一旦伊朗遭遇美以大規模入侵,那麼中國就將直接派出軍隊支援伊朗。目前伊朗軍事力量中,只有革命衛隊戰力比較強,防禦協議中就有中國幫助訓練伊朗軍隊的內容。

目前伊朗已經大規模使用中國的北斗導航系統,中國在伊朗境內建立了很多北斗基站和一個空間數據收集中心。未來如果形勢危急那麼全套使用中國北斗系統的伊朗軍隊通過數據鏈接入中國主導的C4ISR系統,伊朗軍隊將成為中國體系作戰的一個單元。

前面已經說過了伊朗與中國關係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冷兵器時代因為後勤壓力中國不能及時守衛絲綢之路的橋頭堡,而進入信息化時代中國則不會眼睜睜看著伊朗滅亡禍及自身,為伊朗提供安全保證就成為必然。

血飲在前面文章說過,阿勒頗戰役後恐怖分子有兩個走向,一個是向北通過亞塞拜然滲透俄羅斯車臣和達吉斯坦共和國。另外一個就是向東叩關伊朗,假設美以在自身條件限制下使用恐怖分子輸入軟殺傷,打擊極端恐怖主義將會成為伊朗首要任務。

目前恐怖組織正在滲透巴基斯坦和阿富汗東南部地區,一旦恐怖主義在這裡築巢完畢,中東恐怖分子必然要向中亞地區轉移,從地圖上看,阻截恐怖分子回國不能依靠中立國的土庫曼,只能依靠伊朗。

一旦伊朗淪陷,恐怖分子進入中亞地區將再無阻攔。所以必要的時候將伊朗納入上合組織,才能夠有效的保護中亞和新疆免受恐怖分子襲擾,防止這裡敘利亞化。伊朗是阻擋美以支持的恐怖分子滲透中國西部的最重要的防線。

在金融上,伊朗目前是中國在貨幣戰爭中的可靠盟友,中國最大的瓶頸就是能源問題。伊朗對華出口石油採用人民幣結算,為中國能源安全做出了重大貢獻。中國在外國投資最大的天然氣田就是伊朗境內的南帕爾斯天然氣田。

目前中國與伊朗合作建設的輸油管道已經開始建造預計將於今年年底完工,未來還可以建設複線提高輸送量。

十月二十四日,中石油在伊朗的北阿扎德甘項目首船二〇〇萬桶原油於當天發運回中國,這標誌著近年來中伊能源合作回購合同模式順利進入成本回收階段。能源上,伊朗是除俄羅斯以外最大的最可靠的供應國。其他石油輸入大部分都處在美國海軍的控制下。

伊朗對中國的重要性已經闡述了很多,那麼伊朗在當前情況下為何選擇與中國簽署防禦協議而不是俄羅斯呢?首先俄羅斯在歷史上有太多與西方進行利益互換的妥協,而且沙俄曾經侵略過伊朗。

這次在防禦協議簽署後,伊朗與俄羅斯達成了一〇〇億美元的軍火採購協議,只採購軍火但不簽署防禦協議,聯繫更早的事件,今年俄羅斯空軍藉助伊朗軍事基地空襲伊拉克境內的伊斯蘭國恐怖組織,最終導致伊朗反彈,終止出借基地。

俄羅斯以前在交付伊朗防空導彈時候出現猶豫。這三件事情導致伊朗對俄羅斯信心不足。國家安全交予他國,是非常重大的事情,伊朗最終選擇中國,這是對華最大的信任。

中國未來出兵伊朗,如何克服地理上的阻絕以及排除外國勢力的干擾呢?這是出兵急需解決的問題。這個問題目前已經得到解決,十一月十三號巴基斯坦中資港口瓜達爾港開航,首艘中國貨船從這裡出航。

未來中國通過連接喀什和瓜達爾的鐵路不僅能構建中巴經濟走廊,也會把伊朗納入其中。未來中國出兵伊朗可以通過這條鐵路進入巴基斯坦境內,經過巴西北部俾路支省地區與伊朗鐵路連接。

中國重裝甲部隊可以通過這裡進入伊朗境內。這條陸地走廊要經過極端分子控制的俾路支省,為此巴基斯坦軍方成立了一點二萬人的特別安全部隊,加入由現役將領負責的特別部門,專門負責維護鐵路沿線安全。

這條線路有一個缺點就是在美國海軍航空兵的兵力投射範圍內,所以未來瓜達爾港可能會進駐更多中國海軍,海南亞龍灣的核潛艇未來也會出現在這裡。

那麼除了這條通道以外還有別的陸地線路嗎?當然有!今年二月份另外一條通過哈薩克和土庫曼到達伊朗的貨運鐵路已經通車,這條鐵路可以將浙江義烏的貨物運輸到德黑蘭,運輸重裝甲部隊自然不是難事。

說完了陸地走廊,我們來說下空中運輸走廊。今年運二〇大型運輸機已經服役,安二二五也開始在四川建造。未來三年中國空軍將具備在一天之內向亞太地區部署一個重裝師的能力。

一天能夠登陸關島,到達伊朗自然不在話下。一旦伊朗有事,中國能夠在最短時間內把重裝部隊部署到伊朗。正是中國有了不斷強大的戰略投送能力,才贏得了伊朗的信任。

特朗普將於明年一月份上台,就和當年小布希上台一樣,共和黨政府會全力支持以色列,猶太復國主義者的中東大冒險之旅將會開啟。

十年前的二〇〇七年,美以準備進攻伊朗,最後在中俄反對下流產,為了保衛伊朗中國不惜發動第三次世界大戰的聲音就是那個時候發出的。

十年後重新掌權的猶太資本集團完全控制了美國的國家機器,伴隨以色列的戰略躁動,拿下伊朗就會成為這場冒險的終極之戰。出兵伊朗就等於是和西方資本集團徹底決裂,而形勢危急與否就要看美軍是否準備撤出駐阿富汗美軍。

戰爭爆發以後俄羅斯也會與中國一起肩並肩,中俄合兵一處會師伊朗,滅掉猶太資本集團統治全球的不切實際的幻想。伊朗事關中國生死存亡,中國必定死保,往東看兩百萬華夏好兒郎枕戈待旦,他們會在戰場上詮釋犯我華夏者雖遠必誅的真正含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