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首位太空人楊利偉:「曾在太空遭遇恐怖詭異敲擊聲 至今無法解釋」!細思恐極!

ChunXiaoXi     2016-11-27     檢舉

飛船出了測控區,進入了短暫的夜晚。我突然發現窗外特別亮,而且那亮光神秘地一閃而過。

我大吃一驚,忙順著舷窗向外尋找,可閃光卻消失了。我迅速回到儀錶板前,翻開各種數據,檢查飛船的各個系統,沒有發現任何異常。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中國酒泉航天衛星發射中心——航天員公寓

除了要求我們嚴格遵守部隊條令條例和紀律之外,航天員的生活是由服從最細緻的管理、遵守最嚴格的紀律開始的。《航天員管理暫行規定》就有這樣一些對常人來說幾乎不盡情理的「五不准」:不准在外就餐;節假日不准私自外出;不准與不明身份的人接觸;不准暴露自己的身份;不准抽菸喝酒等等。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航天員的飲食規定也非常多,一日三餐都由營養工程師制定食譜,食物還要留樣保存。採購食品要到專供商店,購買蔬菜要到京郊的綠色蔬菜基地,絕對不能像常人那樣想吃什麼就吃什麼。

當然沒有人每天盯著你吃飯,但是否遵照了營養師的配餐要求,在體檢時就能發現。基本上,我們三個月一次小體檢,一年一次大體檢。體檢發現情況不對了就會找你談。

我們平時一日三餐吃的大多是家常菜,沒有鮑翅之類的東西,食譜很平常,只是搭配更講究。我一直喜歡吃肉,但按要求必須要改,我就儘量忍著,讓自己少吃肉,多吃菜。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生活管理是全封閉的。平時我們進出航天員公寓都要拿交鑰匙,登記出入時間。雖然家就在同一個大院裡,但不能回家,必須回宿舍,大家都很自覺。如果你跑到外邊,無意中感染個什麼病回來,不僅你的職業生涯斷送了,而且還成了危害大家的千古罪人。

國家為了選拔一名航天員可以說是費盡心機,投入的人力物力不可勝數。如果說戰鬥機飛行員是用等量黃金堆起來的,那麼航天員就是用等量的鑽石堆起來的。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2003年「非典」時期,我們進行著全封閉的訓練,並迎來了首飛航天員的選拔。就在公布首飛航天員前夕的9月30日,中央電視台《面對面》欄目的王志採訪了我。那時,防「非典」還沒有結束,要求我接受採訪最好穿著防護服,可穿著它上鏡效果又很不好,我和王志就都沒有穿。

結果,為了保證我的安全,工作人員就用幾個大電扇,一直對著王志吹,讓他處於下風口。這樣,他那邊的氣息就流通不到我這邊來。王志就這樣一直頂著風采訪我。那個採訪場面對我來說很新鮮,估計王志也是第一次在人造大風中採訪,我很感動。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真的以為自己要犧牲了

2003年10月15日9時整,神舟五號飛船的火箭尾部發出巨大的轟鳴聲,幾百噸高能燃料開始燃燒,八台發動機同時噴出熾熱的火焰,高溫高速的氣體,幾秒鐘就把發射台下的上千噸水化為蒸汽。火箭和飛船總重達到487噸,當推力讓這個龐然大物升起時,大漠顫抖,天空轟鳴。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楊利偉乘坐的「神舟」五號載人飛船在酒泉衛星發射中心載人航天發射場成功發射升空

火箭起飛了。我全身用力,肌肉緊張,整個人收得像一塊鐵。因為很快就有動作要做,所以全神貫注,眼睛一動不動地看著儀錶板,手裡拿著操作盒。開始時飛船非常平穩,緩慢地徐徐升起,甚至比電梯還平穩,遠不像訓練中想像的壓力那麼大,全身緊繃的肌肉漸漸放鬆下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火箭逐步地加速,我感到了有壓力在漸漸增加。因為這種負荷我們訓練時承受過,曲線變化甚至比訓練時還小些,我的身體感受還挺好。可就在火箭上升到三四十公里的高度時,意外出現了,火箭和飛船開始急劇抖動,產生共振!

人體對10赫茲以下的低頻振動非常敏感,它會讓人的內臟產生共振。而且這個新的振動疊加在大約6G的一個負荷上,變得十分可怕。

共振是以曲線形式變化的,痛苦的感覺越來越強烈,五臟六腑似乎都要碎了,我覺得自己快不行了。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